宜春(赣西)公共实训中心免费培训:电脑、电工、电焊、叉车、挖机、装载机、汽车吊、缝纫、化妆、美容、美发

当前位置:宜春飞龙网 > 资讯世界 > 国内新闻> 正文

与马云、赵薇合影的大师王林如何就站到了风口浪尖!
点击量:1910 - 发布时间:2015-7-20 8:43:40 - 来源:原创

blob.png

7月18日,王林与邹勇深圳别墅纠纷案涉及的位于怡景花园的豪宅。

自2013年7月跌下“神坛”,围绕大师王林的是非不断。

两年过去,当初的那些争议依然没有定论,舆论的硝烟逐渐淡去,但王林依然在漩涡中打转。他仍旧试图恢复往昔的“声誉”,然后在现实中屡屡败下阵来。

今年6月底7月初,记者曾近距离接触王林,试图对他两年来的境遇做一次记录。采访几天后,王林因邹勇被害案被警方控制。在与南都记者交流中,与邹勇的纠纷一直是王林近两年的主轴,分出胜负一直是王林梦寐以求的,只是这一次,不会再有以后。

因涉及邹勇被杀案,7月15日凌晨,王林以涉嫌非法拘禁在深圳被江西萍乡警方刑拘。

而在一个月前,今年端午节次日,王林在深圳一家不起眼的饭店庆贺自己63岁生日。从2013年7月从神坛跌落至今,他一度避居香港,然后长居深圳。

此次寿辰,依然聚集了江西老家不少的亲戚、朋友、商人和官员。王林身边人说,与以往相比,这次真是“低调了许多”。

黑色T恤,鹰头皮带,依旧是王林最爱的装扮。与两年前相比,王林看起来消瘦了很多。6月底到7月初,记者长时间对他进行采访,林林总总,王林讲诉了这两年的种种经历。

王林说他在2013年学会了很多东西,没见过的见过了,没听过的听到了。以前帮别人很多,现在落到自己头上,才知道难。他自嘲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一旦蛋破了,各种苍蝇都来了。

王林渴望能扭转身处的“漩涡”,洗刷他的“清白”,他称两年来为此花费了3000万元。

焦虑症和“乱投医”

王林家人称,这两年王林致力于三件事:一是让媒体为自己平反,二是免去邹勇人大代表身份,三是寻找证据将邹勇送进监狱。

7月2日晚上,在王林深圳的家中,大厅的中央倒扣着一个空盆。这是当天下午北京的朋友来访时,王林助兴表演变蛇留下的盆子。

坐在沙发上的王林,眼神迷离、疲态尽显。他称刚从医院回来,近些日子常常四肢发抖,怕吹冷风。医生的诊断结果是:焦虑症。在他自己看来,引起焦虑症的原因就是这两年媒体对他频繁的负面报道,让他疲于应付。

这是他少有的以“弱者”姿态面对外界,在他自费出版的那本自传《中国人》中,无论是与各级官员合影,还是跟影视明星拍照,他都是一副精力充沛、信心满满的形象。在很多熟知他的人眼中,他也是一个脾气急躁、性格强势的人。

不过,一说起针对自己的新闻报道,王林一扫疲态,说到兴起,脸色骤变,从沙发上跳起来,瞪圆双眼,张口大骂。在他看来,媒体对他的很多报道都在歪曲事实,对他人格进行诋毁,也使得他与邹勇的官司迟迟不能结案。

面对势头不减的舆论压力,他依然坚称自己未曾违法,也非政商掮客。

王林说,去年11月份,在香港的一个饭局上,一名自称某办事处主任的人主动跟他打招呼,表示同情他的遭遇,之后自荐要帮他找上面领导摆平此事。为此,从王林那里拿走了200万元,用来打理关系。王林向记者提供了相关图片和收款收据。

这位主任给王林打了一个材料,材料上写着“王林大师是个好人,我们国家有权利保护这样的好人”,并告诉他一个密码,称以后见到国家机要人员时用。

记者查询发现,并不存在该办事处。不过,时至今日,王林都认为这位“主任”还在帮他打理关系。

即便是很多人拿走钱之后,再难联系上,对于别人帮忙打理关系一事,王林一直讳莫如深。他担心,被媒体曝光之后,那些想帮他摆平事情的人,都不再敢帮忙了。“到了这个地步,名声胜过生命。万一他是好人呢。”王林说。

王林家人称,王林这两年致力于三件事:一是让媒体为自己平反,二是免去邹勇人大代表身份,三是寻找证据将邹勇送进监狱。

那些神秘的“高人”

王林一直渴望扭转舆论的不利形势,常有自称媒体人或高官者主动“帮忙”,王林称为此花了3000万元。

王林被警方带走后,记者获悉,王林身边有多份与他人签署的“承诺书”,除了此前被媒体曝光的其与王某签订的协议书之外,王林还与警方公布的另一涉案人黄钰刚签署了类似的“承诺书”,其内容主要为调查邹勇的犯罪证据并将其抓捕归案。

王林与黄钰刚签署的承诺书签署时间是2014年12月17日。据王林家人称,双方签订承诺书后不久即解除合同,2015年2月13日黄钰刚与王林签订了“还款承诺书”。

黄钰刚还给王林介绍了自称某高级官员的陈某某,并给王林“运作了”一份“绝密文件”,“文件”中称王林举报“邹勇涉嫌泄露国家机密、刺探我有关方面的重要情报”已引起重视,决定对邹勇立案侦查伺机抓捕。落款时间为2014年7月14日。

王林在此文件拿到手后,随即给黄钰刚200万元。几天后黄钰刚交给王林一张收条,称收到黄钰刚转交的200万元,落款为陈某某。

对此,王林身边人曾表示怀疑,并在黄钰刚办公室见到大批中央某部式样的空白文件,以此屡屡劝告王林,但王林并未采信。

记者将此“绝密文件”交给相关人士辨认,均称“假得不能再假”。

针对邹勇的调查,王林委托的并非只有黄钰刚和陈某某,根据王林留下的“承诺书”,至少还有李某某。据王林家人称,李某某也是黄钰刚介绍王林认识,自称某部委工作人员,在收取了王林巨额钱财后,一直没有办事,王林找李某某要钱也未果。

王林与李某某两人签字的“合同”称:我与李某某达成协议如下:把邹勇抓起来,中国媒体为我平反,把邹勇判重刑。以上达到目的,按约定付款。落款时间为2014年4月。

2014年12月22日,李某某给王林打了一张“收条”:今收到王林大哥记者费用壹佰陆拾万人民币(现金)。落款李某某。

王林称,两年来,他一直渴望扭转舆论的不利形势。2013年的“王林事件”后,也常有自称是媒体人、高级官员、高级将领的人,或毛遂自荐,或为其出谋划策,从他这里卷走巨额钱财。王林自称为此花费的有3000万元,记者查阅其提供的单据,数百万元的“劳务费”确有实证。

与邹勇的纠纷

在过去两年时间里,处理与邹勇之间的纠纷,几乎是王林生活的全部。

王林与其家人均称,在过去两年时间里,处理与邹勇之间的纠纷,几乎是王林生活的全部。

王林与邹勇的官司包括购酒纠纷案、深圳别墅纠纷案、香港物业纠纷案。“三个官司,换了好几个律师,律师费前前后后就花了600多万元。”王林称。

其中,购酒纠纷案一审王林胜诉,正在等待二审判决;深圳别墅纠纷案于今年5月8日在萍乡中院双方交换了证据,王林称花费在邹勇别墅上的改扩建及装修费1700多万元,可他手中仅留下1000多万元的票据,缺少几百万的票据,正欲请求专业机构进行鉴定评估;香港的物业纠纷案,王林称已打算撤诉。他称有充足的证据能够打赢这场官司,但因当年向香港入境处提交的证明是假的,所以最终决定撤诉,不要那一套房产,并计划在近期前往香港法院办理撤诉申请。

始料不及的是,撤诉尚未办理,邹勇被害,王林被警方带走。王林是否背后主谋,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
昨日上午,邹勇的姐姐邹敏说,去年邹勇曾到王林深圳的家中讨债,遭到王林手下人殴打,回到萍乡后,被打的邹勇身体不适,邹敏就介绍他去当地一家按摩店接受理疗。

在今年7月初,在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中,王林也曾提及此次事件。根据王林提供的监控录像,邹勇曾在2015年两次带人到深圳,试图进入王林家中。2015年2月14日下午这一次,得到深圳黄贝派出所一名邵姓警官的证实。这次事情中,邹勇被警方要求写下保证书,保证以后不再骚扰王家。

邹敏说,对于工作生活上的烦恼,邹勇很少向家人讲述,都是闷在心里,这次邹勇出事前,他们也没有听邹勇讲受到过死亡威胁。邹勇的大嫂赵爱憎说,邹勇很少说起与王林的纠纷,不过两年前曾向家人说过曾受到王林的死亡威胁。

邹敏说,他们最后一次见到邹勇是他7月6日生日那天,全家人一起在外面吃饭给他庆祝,随后就失去了音信。直到邹勇出事当天,邹勇的朋友打电话告诉她邹勇手机打不通了。他们立马预感不测,向警方报案。邹勇有两个儿子,目前都已处在保护当中。

邹敏表示,他们从萍乡市公安局得知,目前警方还没有找到邹勇的遗骸,家人还在等待警方的信息,但邹勇的两个儿子已经配合警方验过DNA。

邹勇家属均表示,他们一直没有收到“绑匪”索要赎金的电话。

邹勇遇害事件至今已过10天,警方除了7月16日通报中将王林列为“涉及此案人员”,此后再无信息传出。南都记者获悉,目前王林家人已经聘请律师进行侦查阶段的代理工作。可以预见,该案无论以何种结果落幕,都将为持续几年的王林与邹勇之争,画上句号。

对话王林:

媒体报道和邹勇骚扰对我影响太大

本月初,被江西警方带走之前,王林曾在深圳的家中接受记者的采访。自2011年与邹勇交恶以来,两人在官司、媒体、正面冲突、背后算计等多个“战场”展开较量,并各有成败。为扳倒邹勇,王林也曾与他人签署委托书,希望搜集在打击竞争对手、勾结贿赂官员、伤害杀人等方面的证据,并让邹接受法律制裁。

“邹勇说,刘志军被抓了,他的事情没搞好,我要负责”

你欠邹勇多少钱,他去年12月份带人围堵你江西的家要债。

王林:我不欠钱,我王大师从来没有欠过别人任何钱,只有别人欠我钱。他的公司一直没有盈利,他欠别人的钱。他带人到我家,对那些人说,王林欠我钱,我欠你们的钱,我们把钱要了一人一半。围堵我家的那些老太太,都是他一天200块钱雇的人。围了两个多星期,还放火烧了我家的门,周围的邻居也都不胜其扰。

当时有没报警?

王林:报过警,但是警察来了不管用,后来我就来深圳了。

后来事情怎么解决的?

王林:他给我打电话,要见我。我不见,他就说,你不见我可以,以后就没机会了。后来,在元月5日,我们见了一面。他说,你把法院的案子都撤掉,你再拿个3000万,我们就完事。我说,有什么你可以到法院告我,他说我不管那些,当年你介绍我给刘志军认识,后来刘志军被抓了,我的事情没有搞好,你要负责。

在深圳,你们是否有过冲突?

王林:今年2月14日和5月29日,他来我深圳的家里闹事,不过都因为警察及时介入,没有闹起来,警察对他说,这里是深圳,不是江西。他还曾派黑帮跟踪我的家人。

你跟邹勇的官司如何了?

王林:我跟他在大陆还有两桩官司,购酒和深圳别墅。购酒的官司正在等待二审宣判,估计很快就会宣判;别墅的官司,今年5月双方律师交换了证据,即将开庭审理,这个案子本来该在深圳的,后来被弄到了江西。

我跟他在香港还有一个房产的案子,2013年10月份已经一审,我胜诉了,但是邹勇又提出新的证据,我可以拿出证据证明他的证据是伪证,但即便我赢了,我也要负法律责任,所以我决定撤诉。

为什么撤诉?

王林:2008年10月,我帮邹勇办理香港投资移民,在香港北角电气道233号城市花园购买了一套房子,垫付800多万。当时为了证明这套房产是他的,在香港入境处帮他做了伪证,证明这个房子他曾经预付款。他提供的新证据,就是说他当时已经预付款了。所以,我打算撤诉,房子不要了。

我希望你们媒体把这个事报道出来,我担心等我撤诉的时候,他会找到媒体,在这个事情上大做文章,到时候,我再解释,就解释不清了,也没人信了。

邹勇为什么这么对你?

王林:他就是想把我弄臭,把我弄倒,他欠我的钱就不用再还了。再就是,我之前去中央巡视组举报过他,邹勇跟当地官员勾结,如果真查起来,估计一个都跑不了,所以就联合起来搞我。

“我认识的那些高官,绝大多数是一面之交”

有报道称,你曾说陈安众的皮肤是部级干部的皮肤?

王林: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,陈安众是我瞧不上的一个人,我没有必要巴结他。他当萍乡市委书记时,带着湖南老家的领导来萍乡参观,专门还来了我这里,我就没让他进门。他私下里找人对我说,很没面子,还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我就说,你这个大贪污犯,我能找你帮什么忙?

你是否在他酒席上,骂过当时在场的官员是贪官、腐败分子?

王林:是的,我骂过。当时在场的有常务副市长、政协主席什么的,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看不惯了我就骂。后来,那些人也都有问题,被抓起来了。

暂无评论!立即评论

相关推荐: